九龍清水灣道12號 基督教宣道會宣基小學(坪石)內

        六月初的一個休息日,午飯時接了一個姊妹的電話,氣若游絲;她的親人接過電話,說姊妹+6想見我,我去了醫院。

        看見她很虛弱,為她祈禱後去找她先生;他啃着老婆吃剩的半個漢堡,幽幽地說,妹妹逼他去教會使他反感,但為了老婆回教會聚會,他總是無怨無悔;如果教會願意幫忙老婆後事,他尊重老婆的信仰。

        姊妹的安息禮拜,先生很配合,完全沒有他經常自稱地上最强的霸氣;他感激弟兄姊妹的關懷,但婉拒過份熱情的說教。聆聽他和姊妹的故事,我感謝神滋潤了我的生命。

        最近放了幾天假,心裏總惦着住安老院的一位弟兄;他月前住院,拜托我找他的親戚,希望對方去探望,可惜一直沒有回應。弟兄住院三周,好不容易出院了,可還是孤家寡人;端午節問他要吃糉子不?他很興奮說要,可看護怕他哽咽,阻止了;失望之餘,他說要回房間,然後要我抱他上床。他的尿片濕透了,我滿手尿污去通知看護,卻被訓了一頓,我不該擅自送他回房間,那是責任問題。

        這我都明白,弟兄說他很累,要休息了,讓我白走一趟去看他,不好意思!我看着年過九十孤單的他,除了貼着他耳邊為他祈禱,求主感動他遠在他邦的兒女願意回來探望,我是誰?我怎麼可能代替他的親人呢?

        長命百歲是否必然幸福?孝與不孝如何界定?離與留又該如何取捨?那怕對信徒而言,有時候很掙扎,張力很大。

        詩篇90篇10-12節:「我們一生的年日是七十歲,若是強壯可到八十歲;但其中所矜誇的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我們便如飛而去。誰曉得你怒氣的權勢?誰按着你該受的敬畏曉得你的忿怒呢?求你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們得着智慧的心。」

        感恩!神讓我來到宣基家,而且可以參加迦南牧區的服侍,我接觸了許多年長的弟兄姊妹:有的獨居、有的患病、有的家人還在鄉間,亟需照應。

        二十年來,社會老齡化現象也帶來了牧養老齡弟兄姊妹的種種挑戰,在慶祝教會生日同時,求主感動弟兄姊妹,不分牧區,彼此守望、關顧,用生命踐行基督的愛,「與喜樂的人要同樂,與哀哭的人要同哭。」(羅12:15) 幫助長者找到上帝賦予他們的人生意義;讓我們一起努力回應上帝的感動,不要讓年老成為生之負擔,求主恩待那些一直貢獻、燃燒自己,照亮一代又一代的前輩。

黃健雄傳道 2018.7.15

        今年是宣基家廿週年堂慶,讓我也來一一數算主恩

        回望在宣基家七年多的事奉,首先第一個感恩當然是能夠加入這個屬靈的大家庭,有份在當中一起成長。我進入神學院接受裝備之先,已從神領受將來是服侍兒童的心志,2001年神學畢業後,曾先後於另外兩間堂會事奉。第一間是小型教會,在四年多的事奉中,不單服侍兒童,也服侍家長,青少及職青團契;第二間是中小型教會,同樣在四年多的事奉中,服侍家長及兒童;直到加入宣基堂,能夠專心致志地服侍兒童,一直引證神的帶領和恩典。

        第二個感恩,在服侍兒童的過程中,有一班愛主愛小孩的導師與我同工同行。加入兒區服侍的導師,首要的條件不是資歷,也非事奉能力,而是要有一顆愛小孩的心。看似容易,卻實在非人人都擁有,因教導兒童的過程中,需要很多的愛心及忍耐,對待年紀越小的小朋友,越是需要,所以非常感謝神帶領一班忠心愛小孩的導師與我一起同心事奉,讓我們一起不斷見證孩子一個一個在神的家裡成長。

        第三個感恩,我自己的兩名兒子,同樣在宣基家一起成長。記得七年多前,帶著大兒子加入宣基家時,他就讀K3,當年他的幼稚級主日學導師是楊師母,進入小學級Joyful Kids,六年都陪著他成長的是Isaac叔叔,今日他進入AA隊了,感恩我可以將他安心交託給Katherine傳道及大石哥哥。

        我們愛稱宣基堂為宣基家,因為這真是我們屬靈的家。願意藉著廿週年堂慶,我們一起數算主恩,再同心邁向將來。

周欣鳳傳道 2018.7.8

        每當談到禱告,心中就有無限感恩,因為神將我這個從前不太認識禱告,不太看重禱告的人扭轉過來。神在我身上的作為很是幽默,很是奇妙,今天我很喜歡跟弟兄姊妹分享有關禱告的課題,很喜歡跟弟兄姊妹一起禱告。

        最近我聽到一位老牧者分享:「他有一個很強烈的負擔:他所做的一切,都要能夠幫助弟兄姊妹成為禱告的人。若他不能幫助弟兄姊妹成為禱告的人,與神建立親密的關係,那麼無論他所做的事情外表看起來有多好,都是失敗的。更糟糕的是,如果因為他做的事情看起來很漂亮,弟兄姊妹變得倚賴他勝過倚靠神,這不是成功的事奉,而是失敗的事奉。若有一天神把他從世上帶走,他所服事的對象仍然可以靠著耶穌歡歡喜喜地在世上生活,愛神愛人,他的事奉才叫作成功。」

        老牧者的分享令我反思今天的事奉究竟會塑造弟兄成為怎樣的人。禱告被喻為「屬靈的呼吸」,真的很重要,這是基督徒生命不可缺少的部份。有弟兄姊妹表示他們很想禱告,但總是提不起勁。若要點燃禱告的心,有兩方面需要緊記:

一, 禱告是一個親密的關係

        禱告是關係,不是苦差。每次開聲禱告就是在宣告:我是屬於神的人。神喜歡我們來尋求祂、親近祂、依靠祂,祂樂於垂聽並回應。藉著禱告我們跟神建立一個互動有愛的關係。神不在乎我們所說的話是否漂亮得體,我們不用跟別人比較,總覺得自己的禱告是「不夠好」。在神面前只管有話直說,神看重的是我們懷著一顆真誠信靠的心來尋求祂。

二, 將禱告與生活結連

        要實踐「不住的禱告」最好的方法就是將禱告融入生活每個層面。你隨時隨地都可以在心裡向神禱告,將掛念的人與事一一的交託給祂;面對不易相處的同事,就求神祝福你們的合作,賜給你愛心和忍耐;在公司開發佈會之前,求神賜給講解的說服力;參加朋友的婚禮時,為新人感恩,同時也向神訴說自己對婚姻的期盼…,禱告就是可以這麼的「落地」。

        禱告的領域是可以很闊,除了為個人的事禱告,也可以為教會、城市,其他國家禱告。宣基家邁向二十週年堂慶,十月教會將舉行40日禁食禱告運動,但願我們上下一心更多為教會禱告守望,求神大大的使用宣基,讓我們為祂國度的事工努力奮鬥。

徐敏儀牧師 2018.7.1

        撰寫本期的牧者心聲,原以「差傳的三一真神」為題,引經為據,盼讓信徒明白教會「辦」差傳用心良苦,快完成之際,反問自己:「信徒真的不曉得箇中真理嗎?」思索良久,心中有一個片段揮之不去,故另撰此文分享!

        該片段便是2018年5月13日印尼泗水3間教堂遭遇恐襲,造成至少13死,另多人受傷的新聞。首宗爆炸於早上約7時半在聖瑪利亞天主堂外發生,正是兩場彌撒交替之時,教友正魚貫出入。數分鐘後,一名女子帶着兩名孩子扮成教友闖入基督教堂引爆身上炸彈。接著是在一間五旬節教堂的停車場發生汽車炸彈。這段新聞讓我感到異常傷痛,不單為受難者,亦為施襲者感到痛心,為他們禱告良久也未能平復內心的波動,然而,跟身邊的弟兄姊妹分享時,大都感到難過,但卻是一種遙遠的感覺,不是切膚之痛!2001年九一一事件發生的次日早上,我如常返回中環交易廣場的辦公室,不同的是進入大廈前會停下腳步,看一看天空有沒有異樣,當時與同事和弟兄姊妹分享這個憂慮時,他們一致認為恐怖襲擊只是西方的事件,不會發生在香港,甚至在亞洲!然而過去十多年間,恐襲對於我們而言已不再陌生,甚至接近麻木,我並不是危言聳聽,而是要指出今天我們的危機感太過薄弱了!為何會這樣呢?或許是我們因為成長於一個經濟充裕,和平和自由的地方,「危機」對我們而言太陌生了。

        沒有危機感的信徒就像五個愚拙的童女(太廿五1-13),沒有為將來作好預備。童女知道新郎必會到來,所以都預備了油燈,但問題是不知新郎何時才到,這是她們所面對的危機。聰明和愚拙的分別並不在於有否把燈燃亮,而是在於預備油瓶與否。聰明的童女認真看待「危機」,於是預備額外的油瓶好為燈添油,因此,新郎縱遲延也不怕;而愚拙的卻因沒有這預備而最終不能與新郎同享婚筵。新約使徒聽見耶穌說:「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太四17)見證主復活升天並領受聖靈之後,他們明白耶穌必須留在天上,直到萬物復興的時候(徒三21);然而他們知道耶穌應允必再來(約十四3)這事必要成就,雖然不知何時,但仍深切盼望,整本聖經便停留在主的應許和信徒的期盼中(啟廿二20)。在等待與主相遇之時,他們曉得神從創世之時便看重神人的關係,人犯罪亦無阻神對世人的愛,要重建神人關係,神願人人悔改,不願一人沉淪(彼後三9),從揀選亞伯拉罕開始,便是要使地上萬族都將因其後裔蒙救贖(創廿八14),因此門徒熱切地宣講福音,預備迎見主!

        沒有人知道何時會再見主面?但肯定的是這個相遇必然會發生,你會怎樣預備隨時迎見主?

莊姝娟傳道 2018.6.24

        「你們作父親的,不要惹兒女的氣,只要照著主的教訓和警戒養育他們。」(弗六4)今天是父親節,嘗試拋磚引玉,跟大家分享在千禧年代如何按照聖經的教導來養育兒女,希望彼此勉勵。這篇分享是我和女兒一起寫的,所以不是理論,而是非常「貼地」和真實的分享。父親的英文是F-A-T-H-E-R,就從這六個英文字說起:

        F-Faithful忠信:父親要擔起信仰傳承者和示範者的角色。不要期望小朋友在三小時的兒童主日學能「學習」和「掌握」基督教信仰要點;信仰能「入屋」和「入心」,需要父親每天在生活裡向兒女傳授和示範基督徒生命。「信二代」出走教會的其中一個主因,是他們看見父母「在教會講一套,在家裡卻做另一套」,不能把信仰和生命整合。

        A-Available有空:女兒給我一個「花名」叫「大玩具」,因為她們喜歡和我玩耍,我也甘願被她們作弄。回望她們成長的片段,叫我印象深刻的總是在家裡或公園玩樂的時刻。我們相處的時候,沒有甚麼「電玩」,也不是在甚麼「名勝」。「我」就是她們最喜愛的;「她們」就是我最深愛的。這十年間,我不是沒有工作、沒有進修;我能騰出空間,因為她們是天父給我最重要的產業。

        T-Teachable受教:我很多時故意在女兒面前用香港「口音」說普通話、用我「五音不全」的聲線唱「讚美之泉」,她們便立即取笑和糾正我。逛街時我常常鼓勵她們留意

        街上的人和事,並向她們發問,例如:「這是甚麼花?」「為甚麼夏天會開花?」我也經常請教她們「IQ題」。當然,很多時我反被她們「刁鑽」的問題難倒了。遇到難題,便一起回家「Google」和討論。我希望她們明白,人可以「出錯」、可以說「不懂」;但「出錯」和說「不懂」後,最重要是虛心學習和受教。

        H-Hug擁抱:從小我們一家便培養每天要互相擁抱的習慣。有時我說:「柔柔,今天我未抱抱你啊!」有時翹翹說:「爸爸,今天你未抱抱我啊!」我希望她們明白,無論將來發生甚麼事,爸爸永遠站在她們身旁,給她們一個依靠和哭訴的肩膀,與她們一起祈禱、面對和同行。

       E-Ear聆聽:放工回家後(如果那天晚上不用開小組),我總愛問女兒當天在學校發生了甚麼趣事。每天上學途中,我也愛跟她們說說無聊事。當翹翹跟我說:「爸爸,今天上學時我要拖著你,因為我想告知你一些事情」時,我就非常開心愉快。

        R-Rose浪漫:浪漫不一定要花很多金錢,只要花點心思,就能令太太和兩位女兒感到被愛和幸福。今年有機會到外地短宣,我便寫明信片寄給女兒;進修完了有畢業禮邀請卡,我也寫了少許分享的說話寄給女兒。大大小小的生活細節,可以是發揮創意和愛意的素材。

        不知各位父親有甚麼心得?希望能在主裡互相分享勉勵。願天父的恩典常與大家同在!

程展鵬牧師 2018.6.17

第 1 頁,共 6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