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清水灣道12號 基督教宣道會宣基小學(坪石)內

牧者心聲

        我很喜歡跟弟兄姊妹分享有關禱告的信息,不是因為我在禱告的事奉有特別的恩賜,而是因為心中總是有一份強烈的情懷,很想告訴大家,禱告是相當美好和寶貴的屬靈操揀。我喜歡閱讀有關祈禱的書籍,但我經常提醒自己,看祈禱書不等於已經祈禱了。禱告是需要實踐和操練,日常禱告就是具體實在地活出【約翰福音15章5】的教導:「我(耶穌)是葡萄樹,你們是枝子,常在我裡面的,我也常在他裡面。

        神藉著禱告塑造我的生命,賜我能力和智慧完成不同的工作。我所帶領的聚會很多內容和信息都是從禱告而來,神的預備總是適時和豐富。然而,我不會將禱告視為把玩於手上的一個工具,將神視為神燈裡的精靈,隨傳隨到出來變過戲法,滿足我的心願。禱告不僅是聖經裡的一個命令,必須遵行;禱告更是一個關係,是我跟愛我的主親密的關係。我喜歡禱告,看重禱告只有一個很單純的原因,就是因為我跟祂有關係,祂在我生命中佔有無可取代的位置;沒有祂,我就什麼都不是!

        最近香港發生的事情令我好多個晚上徹夜難眠,心中記掛著很多很多人,他們安好嗎?在一連串的禍患中,我沒有問:「神,你在哪裡?」因為我知道祂一直都在,祂仍然在掌權,只是當下我未能完全明白,了解神的計劃和心意。面對看似無助絕望的境況,除了在網上追看最新的情況,禱告就是我的出路,藉著禱告,呼求神的慈愛、平安、醫治和安慰臨到香港;呼求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呼求神的憐憫和拯救,叫人看見黑暗的時候,就要投向光明,看見邪惡就要尋找美善....。

        在這兩個月神將一顆迫切禱告的心賜給眾教會,很多弟兄姊妹聚集一起流淚禱告,為這城市禱告守望,祈求神叫人的生命在風雨中茁壯成長,在患難中得著磨練,變得堅毅不屈,勇敢堅強。我知道每個禱告必如香上達神的面前,祂必睜眼看,側身聽。感謝神,讓宣基家在8月14日恢復週三晚的祈禱會,當晚有60位來自不同牧區,持不同政見的弟兄姊妹聚首一堂熱烈地禱告;當下,我們熱愛香港的情懷,彼此相愛接納的心就在此顯明了。

徐敏儀牧師 2019.8.18

        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很多事情的發生往往都不是如我們所願,又不是我們可以控制,心裡常有種無奈的感覺,不知道怎樣應付。近月社會發生的衝突更叫我們感覺擔憂和傷痛。面對這些處境,我們可以如何自處?基督的信仰可以怎樣幫助我們?

        聖經所揭示的上帝是創天造地、掌管萬有,亦是掌握人類歷史的主宰。詩人說:「我的心默默無聲,專等候神;我的救恩是從祂而來。惟獨祂是我的磐石,我的拯救;祂是我的高臺,我必不很動搖。」(詩62:1-2)在人無助的時候,知道有一位比一切都大,又愛我們的上帝與我們同行。這是何等的安慰,帶給我們盼望,儼如黑暗中的曙光。

        我們的主不是高高在上,而是有情的上帝。在二千年前,耶穌基督道成肉身,走進人間,經歷人生種種的困苦──祂沒有安穩的居所,家中的兄弟亦不信祂,祂被人誣蔑、受屈辱,親愛的門徒離祂而去,最後祂被殺在十字架上。經歷過這一切,耶穌明白我們的軟弱、知道我們的需要,無怪乎希伯來書的作者提醒「我們只管坦然無懼地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來4:16)

        自當牧職以來,我一向有寫靈程日記,記下多年來我與神相交的點點滴滴。每次退修,或者在心靈低落的時候,我便會翻閱這些日記,重溫神過去在我身上的恩典和工作。這些經歷我可能早已淡忘,但每次重溫都叫我心存感恩,重新點燃對神的信靠,繼續生活下去。

        最近靈修讀使徒行傳,看見在初期教會,聖靈降臨之後,門徒大有能力,彼得講道,有三千人、五千人悔改信主,教會興旺,在耶路撒冷的信徒增加了很多。然而,當一切看似很美好的時候,逼迫就來到,司提反被毀謗,被人用石頭打死,成為基督教第一位殉道者。跟著耶路撒冷的教會遭受大逼害,門徒四散,但這樣反叫福音得以廣傳,由耶路撒冷傳到猶太和撒瑪利亞各處,這是人起初想像不到的。

        先知耶利米宣告上帝向我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我們末後有指望(耶29:11),所以縱使今天感覺無奈、失望,我們要相信上帝的慈愛,知道一切事情的背後有祂的心意和安排,我們便安然等候。雖然未來是不可測,更可能有很多艱難,但願使人有盼望的神,因信將諸般的喜樂、平安充滿你們的心,使你們藉著聖靈的能力大有盼望!(羅15:13)

楊樹強牧師 2019.8.10

        七、八月我們以《以斯帖記》為講道經卷,在第三章亞甲族的哈曼正式登場,因著末底改對他不跪不拜(斯三5),沒有給予其當得的尊榮,更因末底改是猶大人,哈曼將他仇恨伸延整個末底改的本族。

        二次世界大戰希特拉對待猶太人跟哈曼別無異樣。歷史只是不斷重覆。很多學者及歷史學家研究這位擁有1/4猶太血統的希特拉要對猶太人趕盡殺絕的原因,除了是當時猶太人把持德國的經濟命脈,以及為要製造國民一個共同的敵人以鞏固其政權外,多少也可能與其個人的經歷有關。

        他認為媽媽的失救是與那主診的猶太裔醫生有關;他滿有期盼投考維也納的藝術學院,其報讀入學的作品被當時那猶太裔的教授斷言他的畫筆將來也不會有多大進步而拒絕取錄。

        人的恨可以產生極端的邪惡,正如希特拉一樣。但這惡同時會催生煽動的邪惡,要將這個恨不斷散播。哈曼煽動亞哈隨魯王令全國滅絕所有猶大人,當時納粹第二號人物戈培爾(J. Goebbels)是納粹宣傳部部長,他的雄辯之才成功令德國人相信猶太人就是國家所有災難的源頭,誘騙及加深國人對猶太人的仇恨,他不諱言「謊言重複一千遍,也不會成為真理,但謊言如果重複一千遍而又不許別人戳穿,許多人就會把它當成真理。」

        煽動的邪惡也會最終製造了平庸的邪惡。這個名稱來自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她以納粹戰犯艾希曼(Eichmann)的案例,他雖無親手殺害猶太人,但以服從為榮,沒有個人思考,為要完成上頭的命令,致力使集中營的集體屠殺運作得更好,更有效殺更多的人,故不問所做的是對是錯。艾希曼就如那些將會執行亞哈隨魯王所頒下的命令,在國定殺戮日時滅絕所有猶太族的人。

        恨可以誘發很多的惡。若當我的憤怒變成恨時,勿任由它產生更多的惡。「你不可為惡所勝,反要以善勝惡。」(羅十二21)

杜文軒傳道 2019.8.4

        和家人離港兩星期渡假本是開心不過的事情,但看見過去社會發生的事情,實在百感交集。「沒有異象,民就放肆;惟遵守律法的,便為有福。」(箴29:18)意思指如果沒有清晰的方向、指引,人民便會不受約束,隨己意而行。惟有具權威、令人信服的方向性指引,對人民才是有福。可惜,現今社會上我們找不到指引與方向,市民和不同團體連日來的呼聲沒有得到令人信服的回應,整個社會像是放任地隨意而行,人的罪性更迅速地表露無遺:「耶和華所恨惡的有六樣,連他心所憎惡的共有七樣:就是高傲的眼,撒謊的舌,流無辜人血的手,圖謀惡計的心,飛跑行惡的腳,吐謊言的假見證,並弟兄中布散紛爭的人。」(箴言 6:16-19)這豈不是現今社會的寫照嗎?現今彼此被迫站在不同的對立面,敵我分明,關係撕裂,甚至生命一個個的遠我們而去。那種異常的「沉默」,為香港七月炎炎夏日之上覆蓋著陰森恐怖的污雲。

        面對社會上的狂風巨浪,教會沒有能力阻止它的來臨,但因為「惟獨他是我的磐石,我的拯救;他是我的高臺,我必不動搖。」(詩篇62:6),教會卻能依靠主作狂風巨浪中的磐石。

第一:教會最終所依靠、所盼望的是作我們磐石的主,不是人。

對上主的全然信靠本身是吊詭的。因這也意味著我們接受人類社會的不完美、邪惡依然存在,人性的光輝和黑暗的勢力繼續糾纏不休。高尚的開始可以有敗壞的終結;美好的理想可以被利用作一己之私利。只有上主才是我們最終的依靠和盼望。

第二:正如主作我們的磐石,教會也在世上作磐石,提供給世人安穩、安全和安歇的地方。

或許有人指出教會是社會的縮影,但我們和社會有根本的分別,就是有基督的愛在我們中間。我們不介意大家因不同政見和立場鬧得面紅耳赤,甚至要暫時離開群組消消氣,但我們不會斷絕關係,我們講求聆聽、接納、原諒與復和,今天的分岐不會欄阻日後同台食飯,更會再走在一起彼此祈禱,在同一堂崇拜唱詩敬拜主。人們可以在我們中間發洩情緒,甚至嚴詞批判,但他們永遠在這裡找不到木棍與鐵通,人們可以在我們當中安竭,如躺在青草地上一樣。我們不單竭力追求公義與慈愛,也竭力活出公義與慈愛。

第三:教會最重要是向世人展示拯救的位置,就在「這裡」。因為作我們磐石的主就在教會。

教會本身就是上主救恩的代言人,由第一日開始我們便帶著拯救的使命存在予世上。今天的事情只會強化我們的使命感,提醒我們人心仍然失落和絕望,他們極需要救恩,需要上主的愛與保守。而救恩就在這裡。

        在此順帶一提,由八月份開始,宣基家會將伯特利牧區每月第二、四週的星期三晚「耶利米禁食禱告之夜」升格作全教會祈禱會。參加者(包括基石肢體)可自行決定禁食與否。面對當前局勢,我們會以更多禱告,不斷為香港求平安,直至從上而來的平安降臨為止。

        傳道同工們也在此呼籲,若大家對當前社會狀況感到十分困惑,我們很願意與你接觸,聆聽你的心聲,與你一同禱告。

        主佑香港!

祝宗麟牧師 2019.7.28

        從緬甸短宣回港,已過去了一個月,在短宣過程中得到主的保守及看顧,親身經歷神的恩典和慈愛,並看到神不斷更新我們的生命,成為一篇雋永的樂章。

        這篇樂章由三年前開始編寫,「音符」是一班就讀中三的年青人,當時他們剛加入門徒訓練小組。雖然他們大部份都是從小在教會成長,但實際上在這時候才開始接受裝備和學習服侍,擔任組長,負責帶領小六升中的AA隊。

        由於年紀尚輕,加上缺乏侍奉技巧和經驗,在侍奉上難免會遇到困難,感到無奈及灰心,但他們仍選擇堅持。到今年他們面對生命中一個大挑戰 — 中學文憑考試,三月時教會開放課室作為自修室,讓他們回來溫習,導師組長會為他們定期預備晚餐、陪伴他們溫書,以表達對他們的支持和鼓勵;到四至五月期間,他們面對真正的考試和當中的壓力、挑戰及困難,但仍堅持參加教會聚會及帶領團契。五月份他們參加由教會舉辦的DSE營會,透過營會再次重整生命的方向及重思生命的意義,亦在這時他們報名參加緬甸短宣。在短宣出發前要多次商討在當地學校的教學課程和內容、練習普通話及跟進各聚會的細節等,他們態度認真並表示期待希望在短宣裡更深經歷主的愛,與神同工那份喜樂,並盼望與神的關係更親密,與人的關係更和睦。

        在短宣裡,要克服長途跋涉,又要在沒有足夠休息下(凌晨四時半集合去教學),應付每天教學、探訪、開會、預備、練習等工作,他們沒有埋怨,更是全情投入,並立志回港後更愛神愛人、侍奉上盡心擺上、日後會再參加短宣,更有人回應主的呼召,想日後成為宣教士或傳道人。他們願意開放生命,讓神的愛和價值觀改變他們,憑著信心、愛心和盼望,靠主闖前路,正如詩歌《祢讓我生命改變》歌詞裡,「憐憫我,讓我生命改變,愛心日倍添,願靠祢,面對新的挑戰,身心皆奉獻。」他們的生命就是一篇動人的樂章,其實我們也可以,不一定要參加短宣,只要願意開放生命,讓真理改變和更新我們的生活及價值觀,我們也能成為讚美之泉,成為一篇雋永的樂章。

馮志滔傳道 2019.7.20

        腓立比牧區在這段時間查考但以理書,今季我們在講台上分享以斯帖記,這兩個人物有很多共通點,他們都是處於被擄時期,遠離家鄉,在外邦人之地被提升,被上帝大大使用。所以當上帝在社會上提升我們的時候,我們要在職場上為神的國度奉獻自己,帶來屬靈的影響力,使更多人認識主。

在這兩卷書中,我們可以學到三個功課。

        第一、神會使用個人。一個人可以帶來很大的影響力,神可以使用男人和女人。我們都是被擄的,你有這種感覺嗎?當我們成為基督徒時,我們就不再屬於這世界,世界是異鄉,我們是天上國度的子民,我們的價值觀與世界不同。你渴望被神使用嗎?神使用我們的原則,是我們在地上要堅持原則,知道自己的身份,不願意被世界同化。我們要在世上過分別為聖的生活,與眾不同的生活,不要怕被世人排擠,要堅守信仰的立場,我們才能夠在這個黑暗世代被主使用。這兩個人物就是願意與眾不同,願意冒著生命的危險也絕不妥協,至死信靠神。

        第二、神會保護祂的子民。祂在獅子坑中保護但以理;祂在火窯中保護沙得拉、米煞和亞伯尼歌;祂藉著以斯帖保護猶太人免遭殺害。當我們在不信的世代堅守聖經的原則,並且為神作見證時,神會保護我們。

        第三、神掌管世界。兩卷書都提到國度,神不單是猶太人的王,也是全地的王,福音是國度的福音。「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嗎?」(斯四14下) 神使以斯帖在波斯國度得到王后的位份是有祂的旨意和計劃。「這是守望者所發的命,聖者所出的令,好叫世人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要將國賜與誰,就賜與誰,或立極卑微的人執掌國權。」(但四17) 今天所有國家都掌管在神的手中,是神使人高升和降卑。人的國度必將要過去,唯有神的國度是永存。當主耶穌再來時,世上的國度將會被神的國度取代。今天我們為永恆的國度而生,也為永恆的國度而活,求主在職場上,提升你,並使用你,為神作美好的見證,帶來屬靈的影響力,使神的國度在地上得到擴展。

聶月貞傳道 2019.7.14

從四月開始,每一個星期日的早上,我們一行二十人從不同的地方出發,但終點卻是一樣的——領都會所的派對宴會廳。最初的兩週,我們一起唱詩和禱告,雖然來自四個不同牧區,但是分享無隔閡,增進彼此的認識。四月二十一日是復活主日,我們希望能與人分享復活的盼望和喜悅,於是嘗試透過人際脈絡邀請朋友參加聚會,最初有五個家庭來了,但最後有兩個沒來,但神親自帶來了另外兩個家庭。這天,我們講繪本故事,亦講浪子的比喻,願人能知父神的大愛。這五個家庭有三個之後亦繼續參加,奇妙的是這三個家庭彷彿代表三個不同群體:因幼齡孩子而未能有穩定教會生活的、信主但沒返教會的和未信的。

從復活主日至今七個星期,奇妙的事情每週都在發生,而最奇妙的莫過於每次都有全新的朋友來參加,他們背後也都有奇妙的故事:

◇ 有一位太太留意宣基網站多時,只見為康城事工祈禱,但卻見遲遲未有相關的聚會資料,便打電話給我,查詢詳情,就這樣30分鐘後,一家三口走進來了;

◇ 有人收到朋友轉寄的whatsapp短訊,便俓自帶著孩子走進來;

◇ 有來會所琴房練琴的孩子接受邀請,練完琴便和媽媽走進來;

◇ 有一個媽媽每星期日都要上班,但剛巧某天可遲返1小時,便跟兩個孩子去平台公園玩,然後接受邀請來參加,之後的星期日,這位媽媽雖然如常上班,但卻讓孩子繼續來;

◇ 有一位伯伯的家人已很穩定參與聚會,伯伯雖然未信,但看見我們在平台做邀請的工作,便叫身邊的街坊來,就這樣有幾個家庭走進來;

◇ 有一個工人姐姐從另一個工人姐姐口中知道我們的存在,便告訴太太,就這樣兩婆孫自己走進來;

◇ 有孩子拉著媽媽來到門口說:「這間房每星期都有Joyful Sunday。」亦有孩子向職員查詢甚麼是Joyful Sunday時,這都讓我們碰見;這些巧遇實在是給我們分享和見證的機會!

Joyful Sunday 是在會所登記的聚會名稱,這2個月內接觸了64人,有23人出席聚會3次或以上。

 

奇妙的事情還有很多,而且還不斷在發生……所以每個主日,我們都帶著期盼的心去察看神的作為!

莊姝娟傳道 2019.6.23

        今天是父親節,先祝願各位父親節快樂!

送給父親的話

        每年的父親節,都令我回憶起父親的臉容,最令我難忘的是,小時候看見父親下班回家,他總會坐在門口靜靜的不發一言,讓勞碌一整天的身軀休息放鬆下來。隨後,父親會靜靜的走到我的身邊,輕輕的摸一摸我的頭兒,便對媽媽說:「開飯了!」,全家人便坐下來興高采烈的用膳!

        每年六月初,我們一家都會聚集回憶、數算父親的美。他與傳統父親的形象沒多大分別,是沉默寡言卻默默的以實際行動表達對家人的愛;他每天用心工作,在家裡雖說話不多卻靜靜的陪伴,知道家裡發生的一切,亦認識我們每一個。在父親病患期間,看見他的一份堅強並對我的叮嚀:「妹頭,你要珍惜時間,要做個貢獻社會有用的人。」愛我的爸爸,自今離開我們已二十多年了,好想對敬愛的您,說聲:「爸Be,謝謝您與媽媽領我出生,謝謝您的忠言教誨,辛勞了,我愛您!」。

送給屬靈父親的話

       在我的信仰路程,天父引領我認識不同的屬靈父親,扶助我更認識神,在迷惘掙扎裡成為嚮導,記得一位神學院老師,經常在我面對難題時,就不約而遇出現在我身邊,解答我很多心裡的疑問及迷思,助我在神學信仰上扎穩根基。同時,在事奉路上,神讓我遇上一位忠心的好牧人,每當我乏力不清楚方向時,適時的為我祈禱,提供清晰的指引,讓我有力向前行。屬靈爸爸,感謝您,與我同行!

        父親節,正是讓我們表達愛的機會,不單向身邊的父親送上感激之情,也能藉這節日懷緬已不在我們身旁的父親,將這默默的思念,化成傳承父親之美的動力。在宣小校園,很容易遇上父親家長的足跡;每個清晨,我總看見不少爸爸送孩子到校園,又認真專心的站在家長區看孩子上早會,更目送孩子早會後排隊上課室!每次看著他們的背影,深深感受一份對子女的愛護及關懷!父親的名字,從來是溫柔而有力量,堅強而帶慈愛的!

        相信不論我們是父母親、準父母,或父母的兒女,天天都可以是父母親節,請向摯親說一聲:「謝謝您,辛苦了!」,或送上一個親切的微笑、一次實際的陪伴、一個祝福的祈禱,相信摯親心領神會。還有,鼓勵弟兄姊妹,想一想生命裡的屬靈爸媽或同行者,找機會感謝他/她成為您生命的祝福,或許未來您亦會成為別人的生命天使!

        當然,請不要忘記在這父親佳節,向天父說聲:「阿爸父,我愛祢,感謝祢以永遠的愛來愛我!」。願神賜福我們眾人及家庭!更可以在這時間一起與家人摯親,同心守望香港祈禱,願神賜福我們眾人及家庭!

葉美欣傳道2019.6.16




5月11日和眾同工執事出席了2019年區聯會周年會員大會。是次大會選出了新一屆(兩年一任)執委會成員。希伯崙堂簡耀堂牧師當選為執委會主席,本堂葉松茂弟兄亦當選連任執委會成員。即將卸任主席的張觀運牧師在證道時指出現時教會面對太多問題,亦引來太多可能的方向,而過多方向即是沒有方向。宣道會應該堅持初衷,繼續以「宣教,佈道,植堂」作為發展方向。

總幹事范國光牧師繼而重申2016-2020五年計劃方向,分別為「培育教牧及領袖」;「促進生命的互建」和「推動佈道與植堂」,但由2012年開始宣道會總體崇拜人數便沒有明顯增長。各項目標進度也面對很大挑戰:

2016-2020宣道會區聯會五年計劃目標進度

 項目  五年目標  2018結果  2016-2018總結果 達標% 
 受洗人數  10,000人  1,534人  4,810人  48.1%
 崇拜人數增長  11,000人  130人  151人  1.4%
 植堂  10間  0間  2間  20%
 差傳教會  100%  71.8%  71.8%(84間)  71.8%


基石家由2017年崇拜平均人數273人上升至2018年288人;宣基家則由1153人降至1094人,在117間宣道會中排第四。

從客觀數字來看,整體宣道會包括宣基家在福音事工發展上確是走到了瓶頸,舊有佈道模式效果不彰(但不代表沒用),新的模式縱然出現,但也因著歷史積累下來繁瑣的事奉架構,堂會本身缺乏空間和專注來嘗試新的佈道形式,好的形式反而成了額外的擔子,結果效果依然不彰。

著名的現代主義建築大師Ludwig Mies van der Rohe 於1928年提出了“Less is more”,強調簡單清晰就是好設計。“Less is more”也給堂會發展一個很好的啟迪 ─ 要穿過瓶頸,不是增多,而是瘦身!我們未來不走複雜教會(complex church)路線,而是走簡約教會(simple church)路線,事工發展務求簡單、專注、易明、不繁瑣纏累、保持活力、在新時代勇於新嘗試、繼續持守宣道會「宣教,佈道,植堂」為己任。

祝宗麟牧師 2019.6.9

        宣道會的創辦始於宣信博士成立基督徒(Christian)與宣教士 (Missionary)的聯盟(Alliance),所以宣道會的英文名稱是Christian & Missionary Alliance。不過,這種聯盟的觀念會否令大家認為自己只是一名基督徒,而不是同時是一位宣教士呢?當時宣信博士指的宣教士,是被教會差派到未被基督教化的亞洲和非洲傳揚福音的傳統「專職」宣教士。但時至今天,我認為這種基督徒與宣教士二分化的觀念要被徹底更新和轉化。

  首先,未被基督教化的國家對於接受專職宣教士到自己國土傳教的空間越來越收緊,甚至不會發出「宣教士」簽證。今天,很多宣教士帶著「另一個」專業,例如商人、教師、會計師、工程師、醫護人員等,進入對福音封閉的國家工作。他們藉著日常工作接觸當地人,進行友誼佈道,然後在家中舉行查經及崇拜聚會。他們是基督徒的專業人士,同時也是宣教士,並沒有分誰是基督徒、誰是宣教士。

  第二,耶穌基督所頒布的大使命是給所有基督徒的。傳福音是每位基督徒生活的核心。傳福音永遠是口傳和身傳並行的工作,甚至我認為身傳比口傳往往更重要。與未信主的朋友談及信仰時,他們總說身邊有一些「另類」的基督徒,所以他們不認同耶穌基督能改變人的生命。因此,無論基督徒在任何地方生活,只要他們曾向人展示自己基督徒的身份,他們的一言一行都是在「宣揚」基督。基督徒與宣教並不能分開。

  我非常抗拒把傳福音視為一項「事工」:只在某時某刻、好像「錄音機」一樣把千篇一律的福音內容重覆談論數十次。每天當我們張開眼睛,與未信主的家人、家裡的女傭、升降機中遇上的鄰居、樓下的「看更」、生活上所碰到的每一個人相遇時,我就是在「宣揚」基督,這是不能否認的事實。

  與其欺騙自己、麻醉自己說傳福音的事應交由宣教士去辦,我只是一名基督徒,甚麼都不需要理會;為甚麼不勇敢地面對現實,提醒自己,我就是一名宣教士?故此,今年差傳部要傳遞一個異象──「宣教Everywhere」,我們每一位弟兄姊妹都是宣教士。這個理念同時是一個靈命塑造和更新的過程,把我們在教會內所聽、所學的「一大堆」「屬靈詞彙」活化、生命化,「落地」地踐行於生活中。藉著孕育這份進入生活、社區、校園和職場的宣教意識,差傳部希望培養和裝備更多「帶職宣教士」,日後被差遣到對福音封閉的國家,每天以大家的專業去宣教。

  基督徒和宣教士不再是一個聯盟,而是一個人、一個整體、一個生命!

程展鵬牧師  2019.6.2

        差傳“Mission”一字出於拉丁文“Missio”,意思是「差遣」。在聖經中經常出現「差」的情況。差傳不是教會發明來擴大宗教版圖,我們所熟識的約翰福音3:16-17節:「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致滅亡,反得永生。因為神差他的兒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 ,乃是要叫世人因他得救。」差傳是父神的心意,是耶穌基督道成肉身的本意。差傳的目的不是去征服、定罪,乃是叫世人得救。耶穌其後向父神也這樣禱告:「你怎樣差我到世上,我也照樣差他們到世上。」(約翰福音 17:18)可見差傳亦是父神透過耶穌基督向教會和門徒所傳達的本意。教會是一個差傳的群體,每一個主的門徒都是一個差傳的生命。

        鄰舍“Neighbor” 一詞意思簡單直接,就是指生活在我們附近的人。可能住在隔離單位或對面街,甚至可指在你社區內的居民。聖經中所指的鄰舍往往附帶著「愛你的鄰舍」的屬靈意義。

        馬太福音22:37-40中律法師問耶穌誡命那一條是最大,耶穌回答了首要是「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其次就是愛人如己。」這個「人」不是泛指世上所有人,而是「鄰舍」(neighbor)。路加福音第十章好撒瑪利亞人的比喻指出對弱小作出恩慈相待的,就是別人的鄰舍。羅馬書15:2教導我們要使鄰舍喜悅,使他得益處。雅各書二章重申「至尊的律法」就是要愛人(鄰舍)如己。我們每一個作主門徒的,都是被差出去的。差去甚麼地方呢,就是差去我們的鄰舍中間,去愛他們,將福音與他們分享,叫他們得救。

        今年差傳培靈會的主題是「關愛我們的鄰舍 - 印尼女傭」。香港有十七萬印尼女傭,她們就是我們的鄰舍,住在我們家中的房間。她們離鄉別井,在香港社會中是較弱勢的一群,配得聖經所教導我們以恩慈相待。今天,我們不用走到東南亞印尼作跨文化宣教,或許上帝體恤我們生活忙碌走不開,祂帶領了千千萬萬的女傭到我們家中,我們再沒有任何藉口,不被差遣到她們的生命中,將福音傳給她們。願意5月31日的差傳培靈晚會見到大家,一起守望這群印尼女傭,為她們信主祈禱,更每天都以恩慈對待她們,愛她們與同自己。

祝宗麟牧師 2019.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