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清水灣道12號 基督教宣道會宣基小學(坪石)內

牧者心聲

        近月社會發生的嚴重衝突叫我們感覺擔憂,看不見出路,更有人提出要「攬炒」,意味不顧一切,就算玉石俱焚、兩敗俱傷也在所不惜。過了四個月,我們感到「失去」。現時的香港跟我們過去所認識的,已經有所不同,我們的生活固然受影響,但對於我來說,我特別感到關係的失去,人與人的關係被「攬炒」。因著政見、看法不同,我見有夫妻不和、父母與子女的關係破裂;教會也不能倖免,肢體之間好像有重重的隔膜。見到這些境況,心裡實在感覺難過和傷痛。

        為何香港落入如此的困局?我們呼求神介入,懇切地祈禱,但似乎又見不到局勢的轉變,很多無奈和失望。然而,當我安靜在神面前,祂讓我看見以色列人被擄的圖畫。在公元前六世紀末,以色列為巴比倫所滅,他們被迫離開自己的國土,離開聖殿(他們敬拜神的地方),他們被擄到巴比倫,與他們的仇敵住在一起。他們多麼渴望能夠重返耶路撒冷。然而,神另有心意,透過先知耶利米,吩咐那些被擄的人要留在巴比倫,蓋造房屋,栽種田園,生兒養女,建立家庭,似乎更為難的就是要他們為巴比倫城(他們的仇敵)求平安,因為那城得平安,他們也隨著得平安(耶29:5-7)。

        「平安」在聖經中是很重要的觀念,指神同在的結果。為巴比倫城求平安表明神的能力並不局限於聖殿或耶路撒冷。縱使以色列人被擄於異地,神仍可工作,在仇敵的城中彰顯祂的作為。「被擄」不代表天塌下來,以色列人仍可照常生活,只要有神,他們就有平安。歷史告訴我們,後來巴比倫確實成為以色列人聚居的中心,他們安居樂業,在社會上擔任不少重要的職位。

        有神就有盼望。在耶29:10,神再說:「…為巴比倫所定的七十年滿了以後,我要眷顧你們,向你們成就我的恩言,使你們仍回此地。」神有祂的時間,我們不完全明白祂為何要定下70年的期限,才讓以色列人回歸國土,但神在耶29:11補充:「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雖然事與願違,但神向祂的子民保證,祂向他們所懷的是賜平安的意念,所以縱使在不願意的處境,我們要對未來有盼望,好好地順服神的安排和帶領。

        今天的困局不是我們想見的,好像以色列人的被擄,失去很多,甚或我們可能會埋怨,心裡有很多疑惑,遷怒於神,但我們不可失去祂,不可與祂「攬炒」。神始終是我們的盼望。以色列人被擄,但他們最終要歸回。在困境中,但願我們仍倚靠神,努力地生活,經歷祂的同在和平安。

楊樹強牧師 2019.10.19

        新約聖經三次出現「人子來…」的句子:「因為人子來,並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可10:45上);「人子來,為要尋找、拯救失喪的人。」(路19:10);「人子來,也吃也喝…」(路7:34上)首兩句指出耶穌來世上的目的,第三句指出祂來到後做甚麼,可見筵席在聖經中是充滿意義的。

筵席傳遞恩典:耶穌到稅吏家中用膳(路5:27-32)

學者Bartchy指出,第一世紀地中海盤地的文化裡,與他人同檯用膳代表友誼、親密和合一。人類學家Mary Douglas也指出當時人與人相交是充斥著條條的界線。對於當時猶太人所鄙視和拒諸門外的稅吏利未,耶穌接受他的邀請到家裡用膳是一種恩典的傳遞,代表耶穌願意衝破界線、接納他並與他復和。

筵席建立群體:耶穌原諒並接納罪人(路7:36-39)

經文背景是耶穌被邀請進入法利賽人的家中進行一個深入的討論後的用膳時刻(Symposium)。筵席的一般擺位是三邊長檯,第四邊開放讓家傭進入送上食物。在大戶人家(如法利賽人),房間是向花園開放,外人可以看見內裡情況並進入,而貧窮人會在外邊等候剩餘的食物。這段經文的女士─ 一個罪人,相信就是這樣走進來,向耶穌作出非常親密的行為(解經家認為這是她唯一懂得與男性溝通的方法)。法利賽人看見罪人「污染」了他的家便開口提醒耶穌,但耶穌沒有阻止這女士向祂所作的,並以此默默向她表示人子願意原諒並接納罪人。福音書記載一個個破碎的生命被耶穌寬恕與接納(不少在筵席的場合),慢慢便組成一個跟隨主的群體。

筵席展現盼望:彼得認耶穌是基督(路9:7-20)

希律王對耶穌的身份得到三個可能的答案(7-9節):施洗約翰、以利亞和古時一個先知(一般指摩西)。在18-20節裡,耶穌向門徒發問後也得到同樣的答案。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時缺乏食物,上帝便賜下嗎哪(出16:4)。以利亞的繼承者,亦是承繼他能力的以利沙,將二十個餅擺給一百人吃還剩下一些(王後4:42-22),就在這兩次問答中間聖經加插了五餅二魚的筵席,彼得在當中看見了盼望,因他看見了新摩西,新以利亞,「是神所立的基督」。他看見這次筵席所展現的就是在充滿飢餓與空虛的世代裡,只有基督才能給人飽足,給人盼望。

        教會將會推行「幸福小組」,每次小組均有筵席,祈願每一個到來的新朋友,都在大家精心預備的筵席中,經歷恩典、群體和盼望所帶給他們的「幸福」。

祝宗麟牧師 2019.10.6

        「耶穌進前來,對他們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馬太福音廿八18-20

        傳福音是神給每一個信徒的大使命,現代信徒常覺得很難實踐:因為生活太忙碌;屬靈生命也未夠堅穩;缺乏傳福音的裝備;說話技巧不夠好;自覺沒有傳福音恩賜…總之就是難,難,難!

        我們先不要被大使命嚇怕,覺得是一個不能完成的任務。讓我們一起重新調整傳福音的心態,只要我們願意學習遵從耶穌所頒布的大使命,有一顆願意學習傳福音的心,這就已經足夠。以上經文中的第18節,耶穌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祂了,只要我們願意與耶穌同行,耶穌必會將能力賜給每一位願意回應大使命的信徒。

        傳福音有很多的方法,傳統可能是四律、福音橋等小冊子,也有我們常用的三福及五色珠佈道法,邀請未信親友出席大型佈道會及福音聚餐,各牧區不同形式的福音聚會,全都是回應耶穌大使命的行動,為要讓未信的親友及鄰舍得著信主的喜樂及新生命。

        宣基基石家將於下年初推行「幸福小組」佈道計劃。幸福小組是由台灣高雄福氣教會堂主任楊錫儒牧師所創立。福氣教會在短短六年間,透過推行幸福小組,帶領二千多人由未信至願意受洗加入教會,近年更將這傳福音模式分享推介給世界各地不同的教會,以致世界各地更多的未信者透過參加幸福小組得著福音的好處。

        幸福小組的傳福音重點,是由傳統邀請未信者踏入教會,以頭腦理性為主接觸信仰,轉化為以他們生命所關注的,成為傳福音的訣竅,信徒再以基督的愛相待,讓未信者經歷生命中的真正幸福是透過認識及接受耶穌基督的救恩。

        還是不太明白?誠邀你們出席下主日中午在宣小第二副堂舉行的幸福小組異象分享會,由梁家麟牧師再詳盡講解分享。期待你的出席!一起帶給未信者幸福。

周欣鳳傳道 2019.9.22

        過了一個夏天,相信不少弟兄姐妹曾與親友到外地旅遊避避暑,而我們一家都到泰國旅行。泰國出名佛廟特別多,但兩夫婦都有共識避免去廟宇參觀。今次嘗試讓兒子們計劃行程,大兒子提出要去參觀古址遺跡,當然大都是被年日或打仗破壞了的佛寺廟宇,這建議即時已被否決了。

        去到當地,真的沒有到任何寺廟,但大兒子對去參觀古址遺跡仍念念不忘。大兒子少時想成為一個考古學家,對歷史特別鐘愛,以往旅行都喜歡到博物館參觀。行程尾段,他再次要求跟導賞團參觀古址遺跡,在他眼中這些只是歷史的記號。最終,我和他參加了一個古城遺跡的導賞團。

        旅程中,他興致盎然地看著、問著,看見未開放的遺址有人員在做修復工作。他就問這是否考古學家的工作。我們全日看了很多荒廢的舊廟古跡,也拍了很多照片。當中,來到一個佛像頭被樹根包圍住的,導遊就提醒,不能站著與佛像拍照以示尊重,所以不少人拿著手機就跪在前面拍照。導遊見人人都拍了,我們卻沒有行動,就硬要跪著為我們拍照。另外一處,在一個遺址旁邊有一座漂亮的大廟,廟的建築和大佛全身都是鋪滿金的。兒子從未見過就入內參觀一下,看見這金身大佛廟仍然香火頂盛,很多人在當中參拜。我問兒子要與這金身大佛拍照嗎?他回答不用了。當問他為什麼呢?他回答的意思大概是這不是歷史遺跡,這些人都真的在敬拜這「神」,所以不要與「它」影相。

這天參觀的過程中,令我有幾個反省:

1.溝通:珍惜對話的機會,進入彼此的信仰世界,發現去與不去原來是沒有衝突的。溝通在任何親密關係都很重要。

2.權威:小心運用作父母的權力,感恩今次能與兒子同遊。對比權威式的禁止,這樣引發思考對他的益處更大。

3.儆醒:日常生活中的決定隱藏著很多試探。主耶穌在上十字架前,在客西馬尼園都不住提醒門徒,免得我們入了迷惑。

路22:46 就對他們說:「你們為甚麼睡覺呢?起來禱告,免得入了迷惑!」

        弟兄姐妹,在教會裡就像有耶穌在身邊一樣,我們都會小心儆醒,但離開教會,在日常生活中,有時就好像耶穌行開了,會容易跟著身邊的人行事。願我們都能帶著耶穌去……旅行、返工、湊仔、拍拖……願我們都在這些不同的場景和活動中儆醒。

吳麗嫺傳道 2019.9.15

        面對紛擾的局面,心靈飽受煎熬,閱讀使我有片刻安寧,亦能整理混亂的思緒。賴特(N. T. Wright)是英國聖公會的主教,亦是我蠻喜歡的新約學者,今天跟大家分享一本書:《邪惡與上帝的新世界》。

        賴特認為「善惡的界線往往不是簡單的『我們』或『他們』就能分清楚的。」我們必須「知道邪惡的深度面向,包含某種『超個人』的成分。」認清邪惡的本質教我們放棄論斷和審判別人,亦讓我們放棄扮演上帝、扮演審判者的角色。「我們認知到,善惡的分界就落在我的心裡,就在我們每個人的內心深處,因此傳福音時,我們才會說,耶穌的死是『為了我』,是取代了我。」惟有這樣,我們禱告才能帶來真正的謙卑,亦同時勇敢地面對邪惡。

        今天,不少人認為上帝冷眼旁觀世間的邪惡,於是衛道之士便急於為神開脫,但作者卻指出「聖經沒打算告訴我們上帝對邪惡有什麼看法⋯⋯而是訴說一個故事:上帝如何在過去、現在、和將來對付邪惡。創造世界的上帝,為世上所發生的事負責,在祂自己的肩上承擔問題的重擔。」在十字架上,基督已戰勝邪惡,而「復活不是獨特、孤立而怪異的神蹟,而是耶穌整個與邪惡對抗而且成功後應得的結果。」賴特認為基督徒「蒙召活在兩個世界之間,一邊是耶穌的死與復活,另一邊是嶄新的世界;我們相信十架與復活的成就,也學習去想像新世界。我們蒙召,就是要透過禱告、聖潔生活、以及在世界裡的行動,將兩個世界連結在一起。」

        今天,我們是如何為香港禱告?作者提醒我們禱告要展示信心與盼望,敬拜那今天仍掌權的父上帝。再者,我們活在邪惡的世代中,更加需要在行事為人上顯得不一樣,努力治死惡行,盡力活出聖靈所賜的新生活。作者指出「邪惡的確存在,需要我們去面對、去擊退,但光靠視而不見,或用強大火力轟炸,都是沒有用的,我們需要以十字架的信息及方法,來面對邪惡。」或許你會即時想到愛、捨己和饒恕,賴特刻意指出饒恕不是容忍、不是漠視,亦不是輕看邪惡,而是「要把邪惡指出來⋯⋯饒恕是正視事情發生的事實,然後作一個清楚的選擇,一個立志向善的決定,把所發生的事擺在一邊,不讓它成為我們之間的鴻溝。」這樣的饒恕實在不易,但得勝的基督卻讓它成為可能,深願我們努力地從世界壁壘分明的立場「分別出來」,站在主旁,走一條不容易的十架路。

莊姝娟傳道2019.9.8

        「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裏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裏就必得享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馬太福音11:28-30)

        耶穌對當時「凡勞苦擔重擔」的人發出呼籲,到他那裡去得安息。這些人是甚麼人呢?(一)在經濟上,他們是基層人士。耶穌年代沒有甚麼中產階層,一是宗教政治領袖權貴,一是基層的普羅百姓。從聖經所知不少是漁民,也有行乞或身患重病終日躺臥着渴求被醫治的,難怪耶穌在主禱文中有「我們日用的飲食,今日賜給我們」。(二)在政治上,他們活在羅馬政權的高壓統治之下。政府以猶太人協助管理猶太人,例如稅吏群體,他們大幅抽稅,使百性民不聊生,互相借貸度日,所以撒該竟然可以把所有的一半分給窮人後,仍有能力四倍奉還給他訛詐了的人。(三)宗教文化上,他們被沉重不可能的宗教要求壓迫著,患病的卻被稱為有罪,613條宗教律例讓人喘不過氣。多少宗教領袖真正關心百性大眾也成疑問……

        耶穌向他們呼籲,到祂那裡去得安息,而得安息就是負耶穌的「軛」。現今的「背囊」講求貼身,分散重量,在同一的負重下卻感覺輕省一點,走路也走遠和舒適一點。「軛」作為負重的工具也有相同作用和要求,不論是給人負起擔子或為動物而設作耕種之用,也講求貼身和分散重量。耶穌沒有說我們不用負軛挑起擔子,畢竟負上責任是人生精彩和意義之處,但耶穌貼身之軛是容易使用,透過祂的軛擔子也變得輕省。那麼祂的軛是甚麼呢?就是學習耶穌的樣式,即是「心裏柔和謙卑」!

        一個生活在壓迫底下的人不會無故地柔和謙卑,所以耶穌呼籲大家首先到祂那裡去。約翰福音14:27說明耶穌所賜的平安不像世人所賜的。在世上,人們未必找到真正平安,但在耶穌裡,卻能找到那不像世界上、又是那獨一無二的平安,這平安使人們能夠負上耶穌柔和謙卑的軛,從而得享安息。

        此時此景,每人也有他的勞苦重擔,願意我們一起來到耶穌跟前,得著平安,學效祂的柔和謙卑,心裡得享安息,人生的旅程走得更輕省,走得更遠。

祝宗麟牧師 2019.9.1

        你最近的心情是喜樂、感恩、平安較多?還是哭泣、悲慘、質問、吶喊、咒罵等較多呢?或許因為華人社會文化的影響,不少人認為表達凡事喜樂、感恩是屬靈的;而哭泣、悲慘、質問、吶喊、咒罵等就是不屬靈或沒有信心的表現。

        然而,聖經中記載哀歌的經文所呈現的哭泣、悲慘、質問、吶喊等的情緒反應說明了這是信心的表現。因為縱然眼前發生的種種事情看似不合理,聖經作者卻從來沒有放棄,仍然以神為哭泣、質問、投訴的對象,把最真實的感受毫無掩飾地向神陳述、傾訴,不需要在神與人之間保持「禮貌性的距離」,這樣真性情的表達,正是整個人性的表達。這種在苦困中的堅持,正好說明了唱哀歌的人對神的信心。

        哀歌也不是否定「凡事謝恩」與「常常喜樂」,因為人生有喜有悲。我們不需要永遠強迫自己常常喜樂,以致把自己變得虛偽。

        還記得讀神學三年級時,繁重的學業以及忙碌的實習、加上家中同時有人患病和失業,我的心情是擔心、沉重,臉上也沒有什麼笑容。有些人會問:「為何有主同在仍不喜樂?」或說:「交托給主、笑多些吧!」然而當時我真實的感受是沉重多於喜樂,但我知道沉重的心情是有限時的,而我只想做回一個人,把這樣真實的感受告訴神,讓神安慰我。有些人常以「常常喜樂」來打壓自己的悲傷,也甚至以此來標籤其他在苦難中的人不屬靈。這是不需要的。人生是有喜和悲、笑與哭的。

        最近社運的事情、相信很多人的心在哭泣、質問和咒罵。作為跟從主的門徒,我們知道最大的敵人是魔鬼撒旦,撒旦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彼前5:8)。 撒旦時刻擾亂我們的心,想使我們遠離神、使人絕望、使人仇恨,但神的話語絕對能戰勝撒旦。

        《約伯記》記載受苦者的無奈、《傳道書》述說日光之下的做人祕訣、哀歌在淚光中向上帝投訴與質問。在這時勢我們更需要帶著謙卑的心、醒察自己的心、拒絕罪惡的心來閱讀神的話語,以此得到亮光和出路。《約伯記》、《傳道書》、《耶利米哀歌》、《詩篇》中的哀歌(3,4,5,12,14等)的對象是對準「神」。因為神會聆聽、會幫助、會回應、會明白、會更新我們的生命、會給出路我們、會讓我們更依靠祂。

羅小燕傳道 2019.8.25

        我很喜歡跟弟兄姊妹分享有關禱告的信息,不是因為我在禱告的事奉有特別的恩賜,而是因為心中總是有一份強烈的情懷,很想告訴大家,禱告是相當美好和寶貴的屬靈操揀。我喜歡閱讀有關祈禱的書籍,但我經常提醒自己,看祈禱書不等於已經祈禱了。禱告是需要實踐和操練,日常禱告就是具體實在地活出【約翰福音15章5】的教導:「我(耶穌)是葡萄樹,你們是枝子,常在我裡面的,我也常在他裡面。

        神藉著禱告塑造我的生命,賜我能力和智慧完成不同的工作。我所帶領的聚會很多內容和信息都是從禱告而來,神的預備總是適時和豐富。然而,我不會將禱告視為把玩於手上的一個工具,將神視為神燈裡的精靈,隨傳隨到出來變過戲法,滿足我的心願。禱告不僅是聖經裡的一個命令,必須遵行;禱告更是一個關係,是我跟愛我的主親密的關係。我喜歡禱告,看重禱告只有一個很單純的原因,就是因為我跟祂有關係,祂在我生命中佔有無可取代的位置;沒有祂,我就什麼都不是!

        最近香港發生的事情令我好多個晚上徹夜難眠,心中記掛著很多很多人,他們安好嗎?在一連串的禍患中,我沒有問:「神,你在哪裡?」因為我知道祂一直都在,祂仍然在掌權,只是當下我未能完全明白,了解神的計劃和心意。面對看似無助絕望的境況,除了在網上追看最新的情況,禱告就是我的出路,藉著禱告,呼求神的慈愛、平安、醫治和安慰臨到香港;呼求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呼求神的憐憫和拯救,叫人看見黑暗的時候,就要投向光明,看見邪惡就要尋找美善....。

        在這兩個月神將一顆迫切禱告的心賜給眾教會,很多弟兄姊妹聚集一起流淚禱告,為這城市禱告守望,祈求神叫人的生命在風雨中茁壯成長,在患難中得著磨練,變得堅毅不屈,勇敢堅強。我知道每個禱告必如香上達神的面前,祂必睜眼看,側身聽。感謝神,讓宣基家在8月14日恢復週三晚的祈禱會,當晚有60位來自不同牧區,持不同政見的弟兄姊妹聚首一堂熱烈地禱告;當下,我們熱愛香港的情懷,彼此相愛接納的心就在此顯明了。

徐敏儀牧師 2019.8.18

        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很多事情的發生往往都不是如我們所願,又不是我們可以控制,心裡常有種無奈的感覺,不知道怎樣應付。近月社會發生的衝突更叫我們感覺擔憂和傷痛。面對這些處境,我們可以如何自處?基督的信仰可以怎樣幫助我們?

        聖經所揭示的上帝是創天造地、掌管萬有,亦是掌握人類歷史的主宰。詩人說:「我的心默默無聲,專等候神;我的救恩是從祂而來。惟獨祂是我的磐石,我的拯救;祂是我的高臺,我必不很動搖。」(詩62:1-2)在人無助的時候,知道有一位比一切都大,又愛我們的上帝與我們同行。這是何等的安慰,帶給我們盼望,儼如黑暗中的曙光。

        我們的主不是高高在上,而是有情的上帝。在二千年前,耶穌基督道成肉身,走進人間,經歷人生種種的困苦──祂沒有安穩的居所,家中的兄弟亦不信祂,祂被人誣蔑、受屈辱,親愛的門徒離祂而去,最後祂被殺在十字架上。經歷過這一切,耶穌明白我們的軟弱、知道我們的需要,無怪乎希伯來書的作者提醒「我們只管坦然無懼地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來4:16)

        自當牧職以來,我一向有寫靈程日記,記下多年來我與神相交的點點滴滴。每次退修,或者在心靈低落的時候,我便會翻閱這些日記,重溫神過去在我身上的恩典和工作。這些經歷我可能早已淡忘,但每次重溫都叫我心存感恩,重新點燃對神的信靠,繼續生活下去。

        最近靈修讀使徒行傳,看見在初期教會,聖靈降臨之後,門徒大有能力,彼得講道,有三千人、五千人悔改信主,教會興旺,在耶路撒冷的信徒增加了很多。然而,當一切看似很美好的時候,逼迫就來到,司提反被毀謗,被人用石頭打死,成為基督教第一位殉道者。跟著耶路撒冷的教會遭受大逼害,門徒四散,但這樣反叫福音得以廣傳,由耶路撒冷傳到猶太和撒瑪利亞各處,這是人起初想像不到的。

        先知耶利米宣告上帝向我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我們末後有指望(耶29:11),所以縱使今天感覺無奈、失望,我們要相信上帝的慈愛,知道一切事情的背後有祂的心意和安排,我們便安然等候。雖然未來是不可測,更可能有很多艱難,但願使人有盼望的神,因信將諸般的喜樂、平安充滿你們的心,使你們藉著聖靈的能力大有盼望!(羅15:13)

楊樹強牧師 2019.8.10

        七、八月我們以《以斯帖記》為講道經卷,在第三章亞甲族的哈曼正式登場,因著末底改對他不跪不拜(斯三5),沒有給予其當得的尊榮,更因末底改是猶大人,哈曼將他仇恨伸延整個末底改的本族。

        二次世界大戰希特拉對待猶太人跟哈曼別無異樣。歷史只是不斷重覆。很多學者及歷史學家研究這位擁有1/4猶太血統的希特拉要對猶太人趕盡殺絕的原因,除了是當時猶太人把持德國的經濟命脈,以及為要製造國民一個共同的敵人以鞏固其政權外,多少也可能與其個人的經歷有關。

        他認為媽媽的失救是與那主診的猶太裔醫生有關;他滿有期盼投考維也納的藝術學院,其報讀入學的作品被當時那猶太裔的教授斷言他的畫筆將來也不會有多大進步而拒絕取錄。

        人的恨可以產生極端的邪惡,正如希特拉一樣。但這惡同時會催生煽動的邪惡,要將這個恨不斷散播。哈曼煽動亞哈隨魯王令全國滅絕所有猶大人,當時納粹第二號人物戈培爾(J. Goebbels)是納粹宣傳部部長,他的雄辯之才成功令德國人相信猶太人就是國家所有災難的源頭,誘騙及加深國人對猶太人的仇恨,他不諱言「謊言重複一千遍,也不會成為真理,但謊言如果重複一千遍而又不許別人戳穿,許多人就會把它當成真理。」

        煽動的邪惡也會最終製造了平庸的邪惡。這個名稱來自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她以納粹戰犯艾希曼(Eichmann)的案例,他雖無親手殺害猶太人,但以服從為榮,沒有個人思考,為要完成上頭的命令,致力使集中營的集體屠殺運作得更好,更有效殺更多的人,故不問所做的是對是錯。艾希曼就如那些將會執行亞哈隨魯王所頒下的命令,在國定殺戮日時滅絕所有猶太族的人。

        恨可以誘發很多的惡。若當我的憤怒變成恨時,勿任由它產生更多的惡。「你不可為惡所勝,反要以善勝惡。」(羅十二21)

杜文軒傳道 2019.8.4

        和家人離港兩星期渡假本是開心不過的事情,但看見過去社會發生的事情,實在百感交集。「沒有異象,民就放肆;惟遵守律法的,便為有福。」(箴29:18)意思指如果沒有清晰的方向、指引,人民便會不受約束,隨己意而行。惟有具權威、令人信服的方向性指引,對人民才是有福。可惜,現今社會上我們找不到指引與方向,市民和不同團體連日來的呼聲沒有得到令人信服的回應,整個社會像是放任地隨意而行,人的罪性更迅速地表露無遺:「耶和華所恨惡的有六樣,連他心所憎惡的共有七樣:就是高傲的眼,撒謊的舌,流無辜人血的手,圖謀惡計的心,飛跑行惡的腳,吐謊言的假見證,並弟兄中布散紛爭的人。」(箴言 6:16-19)這豈不是現今社會的寫照嗎?現今彼此被迫站在不同的對立面,敵我分明,關係撕裂,甚至生命一個個的遠我們而去。那種異常的「沉默」,為香港七月炎炎夏日之上覆蓋著陰森恐怖的污雲。

        面對社會上的狂風巨浪,教會沒有能力阻止它的來臨,但因為「惟獨他是我的磐石,我的拯救;他是我的高臺,我必不動搖。」(詩篇62:6),教會卻能依靠主作狂風巨浪中的磐石。

第一:教會最終所依靠、所盼望的是作我們磐石的主,不是人。

對上主的全然信靠本身是吊詭的。因這也意味著我們接受人類社會的不完美、邪惡依然存在,人性的光輝和黑暗的勢力繼續糾纏不休。高尚的開始可以有敗壞的終結;美好的理想可以被利用作一己之私利。只有上主才是我們最終的依靠和盼望。

第二:正如主作我們的磐石,教會也在世上作磐石,提供給世人安穩、安全和安歇的地方。

或許有人指出教會是社會的縮影,但我們和社會有根本的分別,就是有基督的愛在我們中間。我們不介意大家因不同政見和立場鬧得面紅耳赤,甚至要暫時離開群組消消氣,但我們不會斷絕關係,我們講求聆聽、接納、原諒與復和,今天的分岐不會欄阻日後同台食飯,更會再走在一起彼此祈禱,在同一堂崇拜唱詩敬拜主。人們可以在我們中間發洩情緒,甚至嚴詞批判,但他們永遠在這裡找不到木棍與鐵通,人們可以在我們當中安竭,如躺在青草地上一樣。我們不單竭力追求公義與慈愛,也竭力活出公義與慈愛。

第三:教會最重要是向世人展示拯救的位置,就在「這裡」。因為作我們磐石的主就在教會。

教會本身就是上主救恩的代言人,由第一日開始我們便帶著拯救的使命存在予世上。今天的事情只會強化我們的使命感,提醒我們人心仍然失落和絕望,他們極需要救恩,需要上主的愛與保守。而救恩就在這裡。

        在此順帶一提,由八月份開始,宣基家會將伯特利牧區每月第二、四週的星期三晚「耶利米禁食禱告之夜」升格作全教會祈禱會。參加者(包括基石肢體)可自行決定禁食與否。面對當前局勢,我們會以更多禱告,不斷為香港求平安,直至從上而來的平安降臨為止。

        傳道同工們也在此呼籲,若大家對當前社會狀況感到十分困惑,我們很願意與你接觸,聆聽你的心聲,與你一同禱告。

        主佑香港!

祝宗麟牧師 2019.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