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牧聲

請先不要對號入座。香港眾教會普遍都有這些體驗,以崇拜為例,信徒輕易缺席(可以因種種不同理由就放棄參與崇拜),輕易遲到早退,輕易在崇拜中交頭接耳。我說這個「輕易」也可理解為隨便之意。有次我帶從內地來的表哥參觀道風山,當他定睛在當中豎立的大型十架時,不禁即時熱淚盈眶說神的恩真的很浩大,然後繼續不斷落淚。我當時不知所措,至少在我的記憶裡,自己未嘗會看著十架有如斯的反應(當然這只是對恩典體會的不同表達,哭與否跟體會主的愛無直接關係)。

請先不要對號入座。耶穌對法利賽人西門直接道出他跟那妓女的分別: 「我進了你的家,你沒有給我水洗腳,她卻用淚水沾濕我的腳,又用自己的頭髮擦乾。你沒有親我,她卻在我進來之後,就不停親吻我的腳。你沒有用油抹我的頭,她卻用香膏抹我的腳。因此我告訴你,她愛得多,證明她許多的罪已經赦免了;那愛得少的,證明他已得赦免的也少。」(路七44-46) 一個信主的人對主的愛,不單反映在他的頭腦上,也反應在他的回應上。我常反問自己,反問普世教會是否沒有傳講真正的福音,沒有讓人看到原來的面貌本相,以及體會神無條件的接納及寬恕自己的愛。今天若不是如同法利賽人西門般,沒有感到自己是深深的不配,對主必以一種不稀罕的態度,看不到自己只是一個蒙恩,蒙拯救的罪人。我們對主的愛當然就只有西門那「愛不足惜」的等次而已。對神臨在的崇拜(正如耶穌當日臨在西門的家)也就自然嗤之以鼻。<完>

(這是一年一度世界新聞攝影大獎的作品,攝於2015 年 8 月 28 日匈牙利接壤塞爾維亞漆黑的邊景地區,當時一個敘利亞難民在破爛的鐵絲網夾縫,拼命要將自己的嬰兒送到安全的地方,父母的愛就是如此偉大。吊詭地,上帝則反其道而行,將唯一的兒子不留給自己而是給我們。這就是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