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清水灣道12號 基督教宣道會宣基小學(坪石)內

        今天是父親節,先祝願各位父親節快樂!

送給父親的話

        每年的父親節,都令我回憶起父親的臉容,最令我難忘的是,小時候看見父親下班回家,他總會坐在門口靜靜的不發一言,讓勞碌一整天的身軀休息放鬆下來。隨後,父親會靜靜的走到我的身邊,輕輕的摸一摸我的頭兒,便對媽媽說:「開飯了!」,全家人便坐下來興高采烈的用膳!

        每年六月初,我們一家都會聚集回憶、數算父親的美。他與傳統父親的形象沒多大分別,是沉默寡言卻默默的以實際行動表達對家人的愛;他每天用心工作,在家裡雖說話不多卻靜靜的陪伴,知道家裡發生的一切,亦認識我們每一個。在父親病患期間,看見他的一份堅強並對我的叮嚀:「妹頭,你要珍惜時間,要做個貢獻社會有用的人。」愛我的爸爸,自今離開我們已二十多年了,好想對敬愛的您,說聲:「爸Be,謝謝您與媽媽領我出生,謝謝您的忠言教誨,辛勞了,我愛您!」。

送給屬靈父親的話

       在我的信仰路程,天父引領我認識不同的屬靈父親,扶助我更認識神,在迷惘掙扎裡成為嚮導,記得一位神學院老師,經常在我面對難題時,就不約而遇出現在我身邊,解答我很多心裡的疑問及迷思,助我在神學信仰上扎穩根基。同時,在事奉路上,神讓我遇上一位忠心的好牧人,每當我乏力不清楚方向時,適時的為我祈禱,提供清晰的指引,讓我有力向前行。屬靈爸爸,感謝您,與我同行!

        父親節,正是讓我們表達愛的機會,不單向身邊的父親送上感激之情,也能藉這節日懷緬已不在我們身旁的父親,將這默默的思念,化成傳承父親之美的動力。在宣小校園,很容易遇上父親家長的足跡;每個清晨,我總看見不少爸爸送孩子到校園,又認真專心的站在家長區看孩子上早會,更目送孩子早會後排隊上課室!每次看著他們的背影,深深感受一份對子女的愛護及關懷!父親的名字,從來是溫柔而有力量,堅強而帶慈愛的!

        相信不論我們是父母親、準父母,或父母的兒女,天天都可以是父母親節,請向摯親說一聲:「謝謝您,辛苦了!」,或送上一個親切的微笑、一次實際的陪伴、一個祝福的祈禱,相信摯親心領神會。還有,鼓勵弟兄姊妹,想一想生命裡的屬靈爸媽或同行者,找機會感謝他/她成為您生命的祝福,或許未來您亦會成為別人的生命天使!

        當然,請不要忘記在這父親佳節,向天父說聲:「阿爸父,我愛祢,感謝祢以永遠的愛來愛我!」。願神賜福我們眾人及家庭!更可以在這時間一起與家人摯親,同心守望香港祈禱,願神賜福我們眾人及家庭!

葉美欣傳道2019.6.16




5月11日和眾同工執事出席了2019年區聯會周年會員大會。是次大會選出了新一屆(兩年一任)執委會成員。希伯崙堂簡耀堂牧師當選為執委會主席,本堂葉松茂弟兄亦當選連任執委會成員。即將卸任主席的張觀運牧師在證道時指出現時教會面對太多問題,亦引來太多可能的方向,而過多方向即是沒有方向。宣道會應該堅持初衷,繼續以「宣教,佈道,植堂」作為發展方向。

總幹事范國光牧師繼而重申2016-2020五年計劃方向,分別為「培育教牧及領袖」;「促進生命的互建」和「推動佈道與植堂」,但由2012年開始宣道會總體崇拜人數便沒有明顯增長。各項目標進度也面對很大挑戰:

2016-2020宣道會區聯會五年計劃目標進度

 項目  五年目標  2018結果  2016-2018總結果 達標% 
 受洗人數  10,000人  1,534人  4,810人  48.1%
 崇拜人數增長  11,000人  130人  151人  1.4%
 植堂  10間  0間  2間  20%
 差傳教會  100%  71.8%  71.8%(84間)  71.8%


基石家由2017年崇拜平均人數273人上升至2018年288人;宣基家則由1153人降至1094人,在117間宣道會中排第四。

從客觀數字來看,整體宣道會包括宣基家在福音事工發展上確是走到了瓶頸,舊有佈道模式效果不彰(但不代表沒用),新的模式縱然出現,但也因著歷史積累下來繁瑣的事奉架構,堂會本身缺乏空間和專注來嘗試新的佈道形式,好的形式反而成了額外的擔子,結果效果依然不彰。

著名的現代主義建築大師Ludwig Mies van der Rohe 於1928年提出了“Less is more”,強調簡單清晰就是好設計。“Less is more”也給堂會發展一個很好的啟迪 ─ 要穿過瓶頸,不是增多,而是瘦身!我們未來不走複雜教會(complex church)路線,而是走簡約教會(simple church)路線,事工發展務求簡單、專注、易明、不繁瑣纏累、保持活力、在新時代勇於新嘗試、繼續持守宣道會「宣教,佈道,植堂」為己任。

祝宗麟牧師 2019.6.9

        宣道會的創辦始於宣信博士成立基督徒(Christian)與宣教士 (Missionary)的聯盟(Alliance),所以宣道會的英文名稱是Christian & Missionary Alliance。不過,這種聯盟的觀念會否令大家認為自己只是一名基督徒,而不是同時是一位宣教士呢?當時宣信博士指的宣教士,是被教會差派到未被基督教化的亞洲和非洲傳揚福音的傳統「專職」宣教士。但時至今天,我認為這種基督徒與宣教士二分化的觀念要被徹底更新和轉化。

  首先,未被基督教化的國家對於接受專職宣教士到自己國土傳教的空間越來越收緊,甚至不會發出「宣教士」簽證。今天,很多宣教士帶著「另一個」專業,例如商人、教師、會計師、工程師、醫護人員等,進入對福音封閉的國家工作。他們藉著日常工作接觸當地人,進行友誼佈道,然後在家中舉行查經及崇拜聚會。他們是基督徒的專業人士,同時也是宣教士,並沒有分誰是基督徒、誰是宣教士。

  第二,耶穌基督所頒布的大使命是給所有基督徒的。傳福音是每位基督徒生活的核心。傳福音永遠是口傳和身傳並行的工作,甚至我認為身傳比口傳往往更重要。與未信主的朋友談及信仰時,他們總說身邊有一些「另類」的基督徒,所以他們不認同耶穌基督能改變人的生命。因此,無論基督徒在任何地方生活,只要他們曾向人展示自己基督徒的身份,他們的一言一行都是在「宣揚」基督。基督徒與宣教並不能分開。

  我非常抗拒把傳福音視為一項「事工」:只在某時某刻、好像「錄音機」一樣把千篇一律的福音內容重覆談論數十次。每天當我們張開眼睛,與未信主的家人、家裡的女傭、升降機中遇上的鄰居、樓下的「看更」、生活上所碰到的每一個人相遇時,我就是在「宣揚」基督,這是不能否認的事實。

  與其欺騙自己、麻醉自己說傳福音的事應交由宣教士去辦,我只是一名基督徒,甚麼都不需要理會;為甚麼不勇敢地面對現實,提醒自己,我就是一名宣教士?故此,今年差傳部要傳遞一個異象──「宣教Everywhere」,我們每一位弟兄姊妹都是宣教士。這個理念同時是一個靈命塑造和更新的過程,把我們在教會內所聽、所學的「一大堆」「屬靈詞彙」活化、生命化,「落地」地踐行於生活中。藉著孕育這份進入生活、社區、校園和職場的宣教意識,差傳部希望培養和裝備更多「帶職宣教士」,日後被差遣到對福音封閉的國家,每天以大家的專業去宣教。

  基督徒和宣教士不再是一個聯盟,而是一個人、一個整體、一個生命!

程展鵬牧師  2019.6.2

        差傳“Mission”一字出於拉丁文“Missio”,意思是「差遣」。在聖經中經常出現「差」的情況。差傳不是教會發明來擴大宗教版圖,我們所熟識的約翰福音3:16-17節:「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致滅亡,反得永生。因為神差他的兒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 ,乃是要叫世人因他得救。」差傳是父神的心意,是耶穌基督道成肉身的本意。差傳的目的不是去征服、定罪,乃是叫世人得救。耶穌其後向父神也這樣禱告:「你怎樣差我到世上,我也照樣差他們到世上。」(約翰福音 17:18)可見差傳亦是父神透過耶穌基督向教會和門徒所傳達的本意。教會是一個差傳的群體,每一個主的門徒都是一個差傳的生命。

        鄰舍“Neighbor” 一詞意思簡單直接,就是指生活在我們附近的人。可能住在隔離單位或對面街,甚至可指在你社區內的居民。聖經中所指的鄰舍往往附帶著「愛你的鄰舍」的屬靈意義。

        馬太福音22:37-40中律法師問耶穌誡命那一條是最大,耶穌回答了首要是「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其次就是愛人如己。」這個「人」不是泛指世上所有人,而是「鄰舍」(neighbor)。路加福音第十章好撒瑪利亞人的比喻指出對弱小作出恩慈相待的,就是別人的鄰舍。羅馬書15:2教導我們要使鄰舍喜悅,使他得益處。雅各書二章重申「至尊的律法」就是要愛人(鄰舍)如己。我們每一個作主門徒的,都是被差出去的。差去甚麼地方呢,就是差去我們的鄰舍中間,去愛他們,將福音與他們分享,叫他們得救。

        今年差傳培靈會的主題是「關愛我們的鄰舍 - 印尼女傭」。香港有十七萬印尼女傭,她們就是我們的鄰舍,住在我們家中的房間。她們離鄉別井,在香港社會中是較弱勢的一群,配得聖經所教導我們以恩慈相待。今天,我們不用走到東南亞印尼作跨文化宣教,或許上帝體恤我們生活忙碌走不開,祂帶領了千千萬萬的女傭到我們家中,我們再沒有任何藉口,不被差遣到她們的生命中,將福音傳給她們。願意5月31日的差傳培靈晚會見到大家,一起守望這群印尼女傭,為她們信主祈禱,更每天都以恩慈對待她們,愛她們與同自己。

祝宗麟牧師 2019.5.26

《延禧攻略》中的乾隆皇愛江山亦愛美人,真實的他是連宮廷藝術也十分熱愛。他在位時雖全面厲行禁教,卻留有相當多傳教士在宮中服侍。最為現代人熟悉是郎世寧,而當時與他比肩負責宮廷繪畫工作的王致誠(Jean Denis Attiret)卻鮮為人提及。

        王致誠為法國耶穌會傳教士,距今已逝世250年。他1738年來華,很快就得乾隆賞識並成為御用畫家之一。有兩件事值得我們留意:由於皇帝有至高無上的鑑定權,他要畫家怎麼畫就怎麼畫,對乾隆多加修改並著令及教導如何改善其作品,晝家自然感到滿不是味兒。作為老練的畫家要聽外行人指點去學習中式的繪畫方式,深感未能發揮一技之長而鬱鬱不得志。第二是乾隆差不多每天都到畫坊觀察繪畫進度,並隨時下令畫新作品,連祈禱及休息的時間也沒有。在寫給教廷的信上說道:「終日恭奉內廷,無異囚禁,主日瞻禮,亦無祈禱暇晷,作畫時頻掣肘,不能隨意發揮」來總結他的狀況。

        Donald Whitney在《基督徒的屬靈紀律》提及神會用三種方法塑造及改變我們的生命。一是人;二是環境;三是屬靈操練。人及環境非我們能控制,而屬靈操練則是取決於我們,而且它是從裡到外改變我們。但以理雖受人及環境針對,但仍「一日三次,雙膝跪在他神面前,禱告感謝,與素常一樣。」(但六10)

        王致誠在獲乾隆封四品官後,他斗膽斷然拒絕並堅持說這與他的傳教士身份不符,顯示他並沒有放棄在百忙中祈禱來尋求神的心意。他也提醒自己來華本是因福音及教會的緣故,故「必須忘記曾經長期學習和工作才學會的東西,而要習慣於另一種繪畫方式。」故最終放下身段努力學習中國繪畫技巧,作品混合西洋油畫風格而深獲乾隆器重。

杜文軒傳道 2019.5.19

第 1 頁,共 5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