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清水灣道12號 基督教宣道會宣基小學(坪石)內

        近月社會發生的嚴重衝突叫我們感覺擔憂,看不見出路,更有人提出要「攬炒」,意味不顧一切,就算玉石俱焚、兩敗俱傷也在所不惜。過了四個月,我們感到「失去」。現時的香港跟我們過去所認識的,已經有所不同,我們的生活固然受影響,但對於我來說,我特別感到關係的失去,人與人的關係被「攬炒」。因著政見、看法不同,我見有夫妻不和、父母與子女的關係破裂;教會也不能倖免,肢體之間好像有重重的隔膜。見到這些境況,心裡實在感覺難過和傷痛。

        為何香港落入如此的困局?我們呼求神介入,懇切地祈禱,但似乎又見不到局勢的轉變,很多無奈和失望。然而,當我安靜在神面前,祂讓我看見以色列人被擄的圖畫。在公元前六世紀末,以色列為巴比倫所滅,他們被迫離開自己的國土,離開聖殿(他們敬拜神的地方),他們被擄到巴比倫,與他們的仇敵住在一起。他們多麼渴望能夠重返耶路撒冷。然而,神另有心意,透過先知耶利米,吩咐那些被擄的人要留在巴比倫,蓋造房屋,栽種田園,生兒養女,建立家庭,似乎更為難的就是要他們為巴比倫城(他們的仇敵)求平安,因為那城得平安,他們也隨著得平安(耶29:5-7)。

        「平安」在聖經中是很重要的觀念,指神同在的結果。為巴比倫城求平安表明神的能力並不局限於聖殿或耶路撒冷。縱使以色列人被擄於異地,神仍可工作,在仇敵的城中彰顯祂的作為。「被擄」不代表天塌下來,以色列人仍可照常生活,只要有神,他們就有平安。歷史告訴我們,後來巴比倫確實成為以色列人聚居的中心,他們安居樂業,在社會上擔任不少重要的職位。

        有神就有盼望。在耶29:10,神再說:「…為巴比倫所定的七十年滿了以後,我要眷顧你們,向你們成就我的恩言,使你們仍回此地。」神有祂的時間,我們不完全明白祂為何要定下70年的期限,才讓以色列人回歸國土,但神在耶29:11補充:「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雖然事與願違,但神向祂的子民保證,祂向他們所懷的是賜平安的意念,所以縱使在不願意的處境,我們要對未來有盼望,好好地順服神的安排和帶領。

        今天的困局不是我們想見的,好像以色列人的被擄,失去很多,甚或我們可能會埋怨,心裡有很多疑惑,遷怒於神,但我們不可失去祂,不可與祂「攬炒」。神始終是我們的盼望。以色列人被擄,但他們最終要歸回。在困境中,但願我們仍倚靠神,努力地生活,經歷祂的同在和平安。

楊樹強牧師 2019.10.19

        新約聖經三次出現「人子來…」的句子:「因為人子來,並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可10:45上);「人子來,為要尋找、拯救失喪的人。」(路19:10);「人子來,也吃也喝…」(路7:34上)首兩句指出耶穌來世上的目的,第三句指出祂來到後做甚麼,可見筵席在聖經中是充滿意義的。

筵席傳遞恩典:耶穌到稅吏家中用膳(路5:27-32)

學者Bartchy指出,第一世紀地中海盤地的文化裡,與他人同檯用膳代表友誼、親密和合一。人類學家Mary Douglas也指出當時人與人相交是充斥著條條的界線。對於當時猶太人所鄙視和拒諸門外的稅吏利未,耶穌接受他的邀請到家裡用膳是一種恩典的傳遞,代表耶穌願意衝破界線、接納他並與他復和。

筵席建立群體:耶穌原諒並接納罪人(路7:36-39)

經文背景是耶穌被邀請進入法利賽人的家中進行一個深入的討論後的用膳時刻(Symposium)。筵席的一般擺位是三邊長檯,第四邊開放讓家傭進入送上食物。在大戶人家(如法利賽人),房間是向花園開放,外人可以看見內裡情況並進入,而貧窮人會在外邊等候剩餘的食物。這段經文的女士─ 一個罪人,相信就是這樣走進來,向耶穌作出非常親密的行為(解經家認為這是她唯一懂得與男性溝通的方法)。法利賽人看見罪人「污染」了他的家便開口提醒耶穌,但耶穌沒有阻止這女士向祂所作的,並以此默默向她表示人子願意原諒並接納罪人。福音書記載一個個破碎的生命被耶穌寬恕與接納(不少在筵席的場合),慢慢便組成一個跟隨主的群體。

筵席展現盼望:彼得認耶穌是基督(路9:7-20)

希律王對耶穌的身份得到三個可能的答案(7-9節):施洗約翰、以利亞和古時一個先知(一般指摩西)。在18-20節裡,耶穌向門徒發問後也得到同樣的答案。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時缺乏食物,上帝便賜下嗎哪(出16:4)。以利亞的繼承者,亦是承繼他能力的以利沙,將二十個餅擺給一百人吃還剩下一些(王後4:42-22),就在這兩次問答中間聖經加插了五餅二魚的筵席,彼得在當中看見了盼望,因他看見了新摩西,新以利亞,「是神所立的基督」。他看見這次筵席所展現的就是在充滿飢餓與空虛的世代裡,只有基督才能給人飽足,給人盼望。

        教會將會推行「幸福小組」,每次小組均有筵席,祈願每一個到來的新朋友,都在大家精心預備的筵席中,經歷恩典、群體和盼望所帶給他們的「幸福」。

祝宗麟牧師 2019.10.6

        「耶穌進前來,對他們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馬太福音廿八18-20

        傳福音是神給每一個信徒的大使命,現代信徒常覺得很難實踐:因為生活太忙碌;屬靈生命也未夠堅穩;缺乏傳福音的裝備;說話技巧不夠好;自覺沒有傳福音恩賜…總之就是難,難,難!

        我們先不要被大使命嚇怕,覺得是一個不能完成的任務。讓我們一起重新調整傳福音的心態,只要我們願意學習遵從耶穌所頒布的大使命,有一顆願意學習傳福音的心,這就已經足夠。以上經文中的第18節,耶穌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祂了,只要我們願意與耶穌同行,耶穌必會將能力賜給每一位願意回應大使命的信徒。

        傳福音有很多的方法,傳統可能是四律、福音橋等小冊子,也有我們常用的三福及五色珠佈道法,邀請未信親友出席大型佈道會及福音聚餐,各牧區不同形式的福音聚會,全都是回應耶穌大使命的行動,為要讓未信的親友及鄰舍得著信主的喜樂及新生命。

        宣基基石家將於下年初推行「幸福小組」佈道計劃。幸福小組是由台灣高雄福氣教會堂主任楊錫儒牧師所創立。福氣教會在短短六年間,透過推行幸福小組,帶領二千多人由未信至願意受洗加入教會,近年更將這傳福音模式分享推介給世界各地不同的教會,以致世界各地更多的未信者透過參加幸福小組得著福音的好處。

        幸福小組的傳福音重點,是由傳統邀請未信者踏入教會,以頭腦理性為主接觸信仰,轉化為以他們生命所關注的,成為傳福音的訣竅,信徒再以基督的愛相待,讓未信者經歷生命中的真正幸福是透過認識及接受耶穌基督的救恩。

        還是不太明白?誠邀你們出席下主日中午在宣小第二副堂舉行的幸福小組異象分享會,由梁家麟牧師再詳盡講解分享。期待你的出席!一起帶給未信者幸福。

周欣鳳傳道 2019.9.22

        過了一個夏天,相信不少弟兄姐妹曾與親友到外地旅遊避避暑,而我們一家都到泰國旅行。泰國出名佛廟特別多,但兩夫婦都有共識避免去廟宇參觀。今次嘗試讓兒子們計劃行程,大兒子提出要去參觀古址遺跡,當然大都是被年日或打仗破壞了的佛寺廟宇,這建議即時已被否決了。

        去到當地,真的沒有到任何寺廟,但大兒子對去參觀古址遺跡仍念念不忘。大兒子少時想成為一個考古學家,對歷史特別鐘愛,以往旅行都喜歡到博物館參觀。行程尾段,他再次要求跟導賞團參觀古址遺跡,在他眼中這些只是歷史的記號。最終,我和他參加了一個古城遺跡的導賞團。

        旅程中,他興致盎然地看著、問著,看見未開放的遺址有人員在做修復工作。他就問這是否考古學家的工作。我們全日看了很多荒廢的舊廟古跡,也拍了很多照片。當中,來到一個佛像頭被樹根包圍住的,導遊就提醒,不能站著與佛像拍照以示尊重,所以不少人拿著手機就跪在前面拍照。導遊見人人都拍了,我們卻沒有行動,就硬要跪著為我們拍照。另外一處,在一個遺址旁邊有一座漂亮的大廟,廟的建築和大佛全身都是鋪滿金的。兒子從未見過就入內參觀一下,看見這金身大佛廟仍然香火頂盛,很多人在當中參拜。我問兒子要與這金身大佛拍照嗎?他回答不用了。當問他為什麼呢?他回答的意思大概是這不是歷史遺跡,這些人都真的在敬拜這「神」,所以不要與「它」影相。

這天參觀的過程中,令我有幾個反省:

1.溝通:珍惜對話的機會,進入彼此的信仰世界,發現去與不去原來是沒有衝突的。溝通在任何親密關係都很重要。

2.權威:小心運用作父母的權力,感恩今次能與兒子同遊。對比權威式的禁止,這樣引發思考對他的益處更大。

3.儆醒:日常生活中的決定隱藏著很多試探。主耶穌在上十字架前,在客西馬尼園都不住提醒門徒,免得我們入了迷惑。

路22:46 就對他們說:「你們為甚麼睡覺呢?起來禱告,免得入了迷惑!」

        弟兄姐妹,在教會裡就像有耶穌在身邊一樣,我們都會小心儆醒,但離開教會,在日常生活中,有時就好像耶穌行開了,會容易跟著身邊的人行事。願我們都能帶著耶穌去……旅行、返工、湊仔、拍拖……願我們都在這些不同的場景和活動中儆醒。

吳麗嫺傳道 2019.9.15

        面對紛擾的局面,心靈飽受煎熬,閱讀使我有片刻安寧,亦能整理混亂的思緒。賴特(N. T. Wright)是英國聖公會的主教,亦是我蠻喜歡的新約學者,今天跟大家分享一本書:《邪惡與上帝的新世界》。

        賴特認為「善惡的界線往往不是簡單的『我們』或『他們』就能分清楚的。」我們必須「知道邪惡的深度面向,包含某種『超個人』的成分。」認清邪惡的本質教我們放棄論斷和審判別人,亦讓我們放棄扮演上帝、扮演審判者的角色。「我們認知到,善惡的分界就落在我的心裡,就在我們每個人的內心深處,因此傳福音時,我們才會說,耶穌的死是『為了我』,是取代了我。」惟有這樣,我們禱告才能帶來真正的謙卑,亦同時勇敢地面對邪惡。

        今天,不少人認為上帝冷眼旁觀世間的邪惡,於是衛道之士便急於為神開脫,但作者卻指出「聖經沒打算告訴我們上帝對邪惡有什麼看法⋯⋯而是訴說一個故事:上帝如何在過去、現在、和將來對付邪惡。創造世界的上帝,為世上所發生的事負責,在祂自己的肩上承擔問題的重擔。」在十字架上,基督已戰勝邪惡,而「復活不是獨特、孤立而怪異的神蹟,而是耶穌整個與邪惡對抗而且成功後應得的結果。」賴特認為基督徒「蒙召活在兩個世界之間,一邊是耶穌的死與復活,另一邊是嶄新的世界;我們相信十架與復活的成就,也學習去想像新世界。我們蒙召,就是要透過禱告、聖潔生活、以及在世界裡的行動,將兩個世界連結在一起。」

        今天,我們是如何為香港禱告?作者提醒我們禱告要展示信心與盼望,敬拜那今天仍掌權的父上帝。再者,我們活在邪惡的世代中,更加需要在行事為人上顯得不一樣,努力治死惡行,盡力活出聖靈所賜的新生活。作者指出「邪惡的確存在,需要我們去面對、去擊退,但光靠視而不見,或用強大火力轟炸,都是沒有用的,我們需要以十字架的信息及方法,來面對邪惡。」或許你會即時想到愛、捨己和饒恕,賴特刻意指出饒恕不是容忍、不是漠視,亦不是輕看邪惡,而是「要把邪惡指出來⋯⋯饒恕是正視事情發生的事實,然後作一個清楚的選擇,一個立志向善的決定,把所發生的事擺在一邊,不讓它成為我們之間的鴻溝。」這樣的饒恕實在不易,但得勝的基督卻讓它成為可能,深願我們努力地從世界壁壘分明的立場「分別出來」,站在主旁,走一條不容易的十架路。

莊姝娟傳道2019.9.8